昼乱

PIVOTERMENT 

HB-Beatrice @暴风吸康 


我躺在夜里,大而散的红色朝我走过,有时候会看到墨绿色的路,我以为是天使,它自称是天使,但极响的声音又把我的声音磨灭了。

我在十月刚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很冷,后来变得热了起来,掌心很热,手指也没有很凉快,膝盖朝下变得冷冰冰的,穿着早上的厚衣服,如果能蜷起来就是在瓷砖地上。写到这里,随机播的歌单里播Ezio‘s Family,声音开的很大,我什么也听不到,顿着的铺子就变成灰烬敷在脚腕,一寸一寸的生长。


之前读波德莱尔,序位137,献给贝亚特丽齐。


“在满是灰烬而不见一丝绿意读焦土上

有...

我不想写符合大众审美的东西,之后也会发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想完成各种各样的事情。

蔑视共情也并非毫无共情了。

双头鹰。

【A英A】夸度

如此又变得热烈了,亚修·林克斯站在稻田里和站在街道上一样,他又成为一种吸热的生物,他时常觉得自己会吃掉什么,可无论如何,就算是积食呕吐,他的肠胃空空如也。

他听到那些奇妙的风声了,再带着海的声音,一条远而近的河。如果他利用自己去写些什么,留在电脑里的就不仅仅是预测了。无论是曼哈顿的全自动公寓还是经济萧条,天总是被遮住的,阳光却又总是刺眼的照射下来。


这些汇聚能量的小岛困了,它身上的种种倒刺就全部颠倒,自然变成了正的。亚修·林克斯拥有的金色头发变不成黑色,他在黑夜里只是一盏灯,不如萤火。曼哈顿不需要萤火,需要更刺眼但招牌,需要被雨水磨没的霓虹灯。


他...

先前病

之前说看完塞林格再写吧,然后看完海明威再写吧,把福克纳和菲兹看完了想,要不买几本绘本旅游书,要不去找找之前拍的照片,反正什么都没写。


之前和齐齐聊文字的温度,说看到瑞琪和看到Ricky是不一样的感觉,瑞琪类似于阳光落在叶子上,有红缨有披风,还能看到瑞琪之剑上面的宝石。白起,风起,在大风天找他说话,遇到什么风就说什么话。


再加上佛罗伦萨,之前很讨厌翻译成翡冷翠,觉得佛罗伦萨是硬的却不是冰冷,地砖房屋,褐色或者其他更深更浅的块头,蛋彩颜料老是褪,雨总是下,但为什么要演奏曼陀铃呢。


罗马。玫瑰、长袍、断臂,大象是宠物,人又把它们都穿成串,再对其他时间的人说这是好早好早好早以前了。威...

URIEL神之光


四刷很在意吉田老师对亚修神性的描写。


番外《Angel eyes》中初见亚修的肖达翁就觉得其像圣诞卡片上的天使,而在后期天使元素则同两人的出现而出现。如处刑室的天使浮雕特写,被亚修射杀后的圣光以及染血天使(TV9)天使则高度概括了肖达怼亚修怼情感,新奇的光,影响的同伴,崇拜的能力,美好的距离。过度猜测一下,肖达翁的墨镜形象代表了无法直视太阳的人,也就是在神的光辉下无法睁眼,必须有所遮蔽。只要这份遮蔽掉落(墨镜被摘下)就会出现反噬,祈求神的光辉降临,被神的光辉烧尽。(被亚修射杀、大火)


同样是在番外《Private Opinion》中,蒂诺不止一次透露重视亚修...

<PRIVATE OPINION>


漫画20卷中亚修与白的番外,全网无人翻译来发一下。

© 越无长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