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为我流下华尔兹

BGM-<PrayerX/Acoustic> King Gnu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七八个太阳不停的吼鸣,黑羽快斗又把聚光灯关掉,整个剧场变得很冷很冷。你说我的事业正在开始,刚刚开始,他喝了口果汁就坐在正中心的地板上,我不明白,但那些总归不是我的。他对爷爷说,又不想去喝了。果汁变得冷酷,他的言语变得冷酷,僵硬的手指,腿部,乱七八糟的鸽子羽毛,一些人造月光,他在壳里闭眼,大笑,然后说,其实还挺不错的,我习惯如果,更习惯了现在。


有些时候他穿着白西装,和朋友在草地上踢足球,他的西装不会踢足球,他就把西装脱掉,穿自己的蓝衬衫去踢。你怎么不踢了,有人问...

A PERFECT DAY FOR BANANAFISH

J. D. Salinger
The New Yorker, January 31, 1948, pages 21-25  


"See more glass," said Sybil Carpenter, who was staying at the hotel with her mother. "Did you see more glass?" 

"Pussycat, stop saying that. It's driving Mommy absolutely crazy. Hold still, please...

昙花。

PARODIE 戏仿

我没有触碰掌心,掌心就燃起船舵,它在水里乘着炬火,纸上还有预热。但风吹诉着遍历,象征赢取船的恐惧,门在张着大包,出着冷汗,无足抓住腿肚的影子,一叠一册,线条是规整的食物。

水的藤蔓把严厉逼着呼吸,突出形成海狗,游得扬扬乐乐。

海会吃人,这漫天盖过我!最后一下子,我的美梦被打破。

MATIN 清晨

我的晚上,又一次朝夜的漫步,一束晶金的石头,踩到土底下。土说:颤动。只有花动,花还没开,就是发热,染病,染出别的颜色。


我在不断寒冷的灯下,红色极慢地染成壁盒,侧面是把锄头,可以扭开水的神弹,坛面平平乌乌。他不像神坛,他像削胡刀,打磨柱子的铁厘,期压压不见了,逼出粉灰笔没。


我的寒冷开颅,顺着头发热敷。但我又会很冷,变得蓝得突兀。


蓝后有台阶升起的翠绿,有拥抱的虚弱,一对生口,去掉横的日子,一只只知识趣的中枢。谈判、相克,棉团塞满眼球,是替代享受。血液变成瞳孔,审理在夜里的吐息,一下一下又下,怎么也去不到,上不了。就着就可以。


棉花潮涨,松啊,我被困在半边里,我悄声溜走...

ks旧文是初中黑历史,慎补。

最近会写新的ks。

歌曼起来

Alsan接了电话,听到有人在叫他。他说,我不会跳舞,不会狐步,不会唱那些久。我长大后会的,他说。他的头发白的灰,在光下照出金色,但他的皮肤十分深,鼻子也搭不起来眼镜,只得用两条橡皮筋挂在耳朵上,说不准什么时候,那样的肉也没有了。变成照片啊,香火啊,他的眼睛静静地,嘴巴却颤咧咧,那人像是把手杖、钱包,还有西服都给他备尽了,只要他一出门,灯火通明,吊灯、华尔兹,什么不是为您准备的。Alsan抖了抖身子,说要拿蜡烛烧个夹心饼。


他好耐心,Alsan把脸上的皮肤都用小指检查过后,又去听那人的声音。他想去喝口水,但他没法子离开了,现在是正午21点,他的眼睛朝右上方转着,跟着指针一路转到左下。好了...

卡则夫

下午他去河边上钓鱼,一只金色的气泡朝他冲来,为什么,他问道,气泡说,你打破我,我就开膛破肚,任你去问去看。他说,别说了,我失去你,我遇见你,我打破你打败你又有什么区别呢?你啪得一下,像打我一巴掌般的走掉了,我又去哪儿见什么,您哪?他又不再回答,他吃雪,见那些皮肤病和灰色的豹子,他又说了,我的名字是这样,他不决的说着,水里的田坎,皮划舰队的炮火,一只沾满口红的嘴,可能是青色,白色,他的脸又在那个颜色里迷失了。他又分辨不出自己,只觉是金色,是一种圆润到几乎扭曲的鼻子,一只大到骇人的眼睛。


他白色的头皮只好露在阳光下,他用他们的头发编织去雪山的帽子,他们动如兽皮,从人间开来,最后又变得很小。只...

有说有夜里吃掉了三片金色的叶子

他又拉乱自己的旧筋骨,土上的花作,雪的水壶。拂绿的脏污将鱼打动,睁大眼睛,洋洋呜呜。用涩的舌头,深色的血统,嚼着,咽着,红而转向沙谷,一闭上眼睛,他就绕着字行走,五官是行动的渎。

有时黑白的街道重录眼皮,一反的漏气,用气喷出。黑白的泥,黑白的穴,黑白的手又被醒着的红。那跳高的爪痕,一个受影的树。他是天生的演员,天生的任何,像一棵树那样像一棵树。

他有人类无有的颜色,人类的枯,他来去无影,总是有踪。他好真诚,任人来说你真高洁!他又想,什么也想,是树,不回你们人的寓言,飘在宇宙中的叶枝,星的掌命舵。

© 越无长处 | Powered by LOFTER